普普通通的网民

【密林父子丨瑟莱】在最美的时间遇到你(番外)

屋檐下的猫:

番外又变了一个风格系列


 


我所能记得的你最美的样子(1)


 


(瑟兰迪尔视角,全程第二人称)


 


 


 


 


当淡金色的晨光攀上窗口那株枫藤的时候,你睁开了眼睛。


 


阳光从半掩着的窗口洒向你的床边,与枯褐色的地面融为一体。


 


你又闭上眼睛小憩了一会,然后起身迎接了洒入密林的第一抹阳光。


 


这将会是新的忙碌的一天。


 


你挑了一件酒红色的袍子,这是你最喜欢的一件,它的尾摆不像银色的那些那样长,事实上自从莱戈拉斯进入少年期以后你就不怎么再穿那些尾摆长到可以拖到台阶以下的袍子了,毕竟你可爱的绿叶不会一直像幼年期那样喜欢挂在你的袍子尾端大声叫着“ada”来引起你的注意。


 


你换好袍子,站在等身的长镜前凝视着镜中的自己,淡金色的长发和湛蓝色的瞳孔与千年之前如出一辙,你想着你还要给自己选一顶王冠,却打开了放在你常戴的那些王冠旁的那个长方形的匣子——里面并排放着两顶银白色的王冠,你用指尖托起了左边那顶,它晶莹透亮宛如深夜里的星辰,而右边的那顶,毫无疑问也是美得让你无法移开目光,只是相较你手中这顶更为朴素一点,没有多余的点缀,如同橡树枝一样自然弯出的弧形相互交错着,在大概是额前的位置交叉在一起。


 


十五天前,你命侍卫带着整整一匣的白宝石前往矮人的国度,去寻找他们中技艺最高超的工匠打造这两顶王冠。


 


而七天后,你将戴着手上这顶银白色的王冠亲手将另一顶赠予幽暗密林的王子殿下,或许还会亲手给他戴上。


 


是的,莱戈拉斯,你最爱的绿叶,他还有七天就要成年了。


 


 


 


 


你最终没有戴王冠,事实上,你更喜欢你的长发自由地散在两肩的感觉,这让你想起当你还是王子殿下的时候。


 


你走到早餐桌旁坐到你的位子上,你的面前摆着一叠栗子糕和一杯多卫宁,这是你惯常的早餐。对面的椅子空荡荡的,莱戈拉斯还没有来。


 


你知道他是早训去了,或者是跟着早上的巡逻队出任务。你喝着多卫宁等他,你们好像很少同时出现在早餐桌上。


 


幼年期的莱戈拉斯需要足够的睡眠,伊奈尔为此向你抱怨了很多次。


 


“您不能要求一个小精灵起这么早,这对他的身体不好。”


 


所以你总是命厨房准备一杯牛奶给你亲爱的绿叶,那时他的脚还够不到椅子腿儿,他总是晃着两条小短腿期望有朝一日能碰到地面,他还总是把果酱抹到脸上,有时候你会帮他把果酱抹掉,然后他就会眨着他泛着晨雾般的蓝眼睛丢掉手中的面包伸着那双油腻腻的手让你抱他,当然这种时候你是绝对不会理睬他的。


 


你还记得那次你帮他抹掉蹭在脸上的果酱后温声告诉他:


 


“你不能这样失礼,莱戈拉斯,不要忘了你是这个密林的王子殿下。”


 


那是你第一次以一个王子殿下的身份要求他,虽然你觉得还有些早,但从那之后他便开始努力不将果酱弄到脸颊上,或者在你没有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就赶快舔掉他们。


 


然而现在他总是比你起得更早,或许在破晓之前,他就已经背着他的弓箭站在了训练场上。你比谁都清楚他这么做的理由,虽然你不是很赞同这种不吃早饭就投入工作或者训练的行为。


 


他也不再吃抹着浆果酱的面包,而是换成了和你一样的栗子糕。他也要求过多卫宁,只不过你拒绝了他,给他换成了更甜一点的蜂蜜酒。


 


即使是这样你依然在每天晚上到他的房间,放一杯牛奶在他的桌上。


 


 


当你发现你的杯子里已经没有多卫宁的时候,门打开了。


 


进来的不是莱戈拉斯。


 


陶瑞尔显得有些局促。


 


“那个……陛下,王子殿下一早就跟着巡逻队往密林南边去了,他们发现了一批试图绕过密林边缘往东口方向去的蜘蛛,他让我转告您如果到了早餐时间他还没有回来就不用等他了。”


 


她说完有些紧张地看着你。


 


你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失望,或者担心,你只是挥了挥手让你的准卫队长去忙她自己的事情,事实上,你已经习惯了,你也应该习惯了。


 


你只是……好吧,你只是觉得今天的酒有些不够香醇,那些蜘蛛越来越讨厌了,如果可以,你真希望将他们永远驱逐出去,但你知道,这会给密林带来不少的损失,你从几千年前就告诫过自己在正义的想法产生的时候一定要先想想你的子民。


 


你很快用完了自己的早餐,顺着弯弯曲曲的走廊走向你的书房,你今天没有什么会议要开,也不用去接见那些做生意的人类,这也是你没有戴王冠的原因之一,你从不在外来客面前失礼,这是你的父亲,伟大的欧罗费尔王教给你的,因此你很不喜欢莱戈拉斯穿着猎装出席宴会,他明明有一套银色的袍子,还有一顶橡树冠,密林的每一个精灵都知道他们的王子殿下穿着那套银色的礼服的时候有多么的迷人,橡树冠落在他金色的长发上,像盘在金色矢车菊丛上的藤蔓,他的眼眸像未起风时的长湖,他笑起来……够了,你告诉自己,事实是他并不是很喜欢穿那套你为他量身订做的衣服。


 


阳光透过窗子,被墙壁染成了褐色。


 


你透过窗子向往外看去——正好可以看得到训练场,但今天莱戈拉斯不在那儿,他跟着巡逻队去绞杀那群该死的蜘蛛去了。


 


你经常在这里看他射箭,没错,就在这,在走廊上,虽然你停留的时间还不到五分钟,但已经足够看着他拉满弓弦放出去至少一箭,他是个优秀的弓箭手,至少在你见到的年轻弓箭手里,只有陶瑞尔能与他媲美,但你的准卫队长比他大了将近一百岁。


 


你心里这样想着,然而面对你的绿叶时却变成了:


 


“手指再用力一些,莱戈拉斯,你难道想用这种力道击杀半兽人么?”


 


加里安说你应该表扬他一下,他也真的很棒,但是你告诉自己你应该做一个严厉的父亲,这样莱戈拉斯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王子殿下。


 


然后呢?他会离开你踏上他的旅程,他会成为一个或许比你更优秀的精灵王,带着他的子民,前往他的领地。


 


够了,你知道你根本不想这样,瑟兰迪尔,你不想他离开你。


 


你知道,你不可能爱其他任何一个精灵如同你爱你的绿叶。


 


 


 


 


莱戈拉斯在午饭后回来了,他进到你的书房和你讨论关于巡逻路线的问题。事实上这不能算是一场讨论,因为他的建议一直被你单方面的驳回,梵拉,他怎么能说自己的adar自私自利?


 


你喝着你手中的多卫宁,你甚至没有抬头看他一眼,当然也没有在看手里的文书,你认真地听他讲话,却完全不打算采取他的意见,他还年轻,很多事情考虑不到,这无可厚非,你只是在用一个更高的标准去要求他,而且不要忘了,你要做一个严厉的父亲。


 


或许我应该表扬他一下?——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你有些迟疑地对自己说道。


 


但你要做一个严厉的父亲,你再次对自己强调道。


 


 


 


莱戈拉斯没有回来和你一起吃晚餐。


 


伊奈尔说他只是跟着巡逻队出去了,事实上你并不担心他,你知道即将成年的莱戈拉斯是个多么优秀的战士,不仅是弓箭,他的短刀也用的很棒。


 


所以你一个人吃完了晚餐,去厨房倒了杯牛奶,去了莱戈拉斯的房间。


 


你把牛奶放在他的桌子上,他能看到的位置,杯子落在木质的桌面上,发出轻微的声响,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转了一圈又一圈。


 


你突然想起来当年还没有这个桌子高的莱戈拉斯抱着枕头去找你说他睡不着的时候你总会给他唱一两首晚安曲,你轻轻地拍着他,他伏在你的肩上,属于精灵的美妙的歌声从窗缝里溜了出去,在满是星辰的夜空下散步。


 


他问你为什么ada的肩膀那么高,他说他可以在ada的肩膀上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你告诉他只要多喝牛奶,总有一天你会和adar一样高。


 


然而莱戈拉斯终究还是没有长到你那么高,但已经很不错了,事实上他修长又挺拔,湛蓝色色的眸子总是神采奕奕。


 


你哼着当年最喜欢给他唱的那首曲子在他的房间里来回走动着,长靴触到地面,清脆的和音伴着你哼出的曲子,你抬头望向窗外,今天的星辰美得像一条盛满了宝石的长河。


 


你突然想起来,莱戈拉斯今天一顿饭都没有陪你吃。


 


你知道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但为什么你不愿意给他哪怕只有一句的赞美或认可?


 


你依然坚持着,要做一个严厉的父亲么?


 


 


那天晚上你做了一个梦,你梦见年轻的你和年轻的莱戈拉斯相遇了,你告诉他你对他的欣赏,而他告诉你他是多么爱你。


 


 


然而第二天莱戈拉斯还是没有和你一起吃早餐。


 


你发现你什么文书都看不下去了,你喝了一杯又一杯多卫宁,但你还是有些烦躁,你想问问伊奈尔莱戈拉斯到底去了哪儿,但你强迫着自己先解决掉自己的事情,莱戈拉斯已经不是个小精灵了,他不需要你再到那棵最高的山毛榉下伸手去接他下来了,但他毕竟还没有成年,他还不太能喝多为宁,也没有办法时刻保持理智,他还差七天才成年!


 


 


 


好吧,你不得不承认你开始觉得你对他有些过于严厉了,你明明那么爱他,而现在呢,他为了训练不肯与你吃早餐,为了能得到你的认可连午餐和晚餐都不跟你一起吃了,他还没有成年!


 


你开始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着,突然你听到了一丝声响,你发现你书房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莱戈拉斯?”


 


你试探性地问道。


 


然后你的门就被残忍地摔开,你的小绿叶从外面飞奔了进来,在你还没有反应之前给了你一个人类的拥抱。


 


没错,你没有看错,那是一个人类的拥抱,他跳起来勾着你的脖子,努力想用自己的脸颊蹭到你的脸颊,就像当年你抱着他睡觉的时候一样。


 


“ada,我本来能赶上早餐时间的我发誓,但是伊奈尔一定要先问清楚我昨天去了哪里。”


 


你挑了挑眉,所以这就是他现在这样的全部理由?


 


“还有,ada,我为我昨天的行为感到抱歉,我不该那样说您,我只是想帮您,我只是觉得您至少应该认同我一下,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ada。”


 


“我爱您!”


 


听见吗!?梵拉!他说他爱你!


 


 


——————————end——————


 

评论
热度(763)

© Clockwork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