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普通通的网民

摇篮[前篇]、九

夢中同遊:

ABO/生子


九、


全明星周末第二日,一记龙抬头凌乱了整个会场,也让陈果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他真是叶秋?”


“是啊……”回答了好多次的唐柔有些无奈。


两人从会场窜逃,躲避旁人的追问,回到酒店,却不见造成轰动的当事人。


陈果还在努力消化这讯息,眉头深锁。


“他不会就这么不打算回来了吧……?”眼见天色渐暗,陈果忧虑了起来,“他还怀着孩子不能乱跑的啊……”


“会回来的,别担心。”唐柔虽不敢肯定但还是出声安慰。


“……”陈果咬了咬下唇,落坐在床沿,“其实一开始……他就说了他就是叶秋,但我没信。”


“嗯?”唐柔坐到她身旁听她说。


“尤其在知道他是Omega还怀了孕,我就更没可能信了……”陈果神色复杂看着电视上记者采访其他选手的直播,记者正采访到黄少天,黄少天信誓旦旦的说那铁定是叶秋无误,看那货躲得这么顺溜就知道了云云,陈果叹了口气,“职业选手中Omega是很少的,特别强悍的全明星级别的黄少天是一例,但就算如此,我也难以把Omega这词和有斗神之名的叶秋划上等号,该说……无法想像叶秋不是个Alpha。”


“嗯?”唐柔看着电视上的黄少天歪过头,“他也是个Omega啊?”


“是啊……”陈果想了想,又说:“联盟中有公开第二性别的选手不算少,Omega的比例不高,但在全明星级别的选手中比例却好像不算很低,把叶修也算进去的话……好像真的还不算稀少……”


“这么一想也没那么难接受了,是吧?”


“嗯……”对这结论陈果只是皱了皱眉,她看着电视不发一语。


记者采访了许多重量级的选手,最后问到了有叶秋宿敌之称的霸图队长。


韩文清没有直接回答记者的问题,而是瞪着镜头说了句话。


他说:“我等你回来。”


陈果的脑袋瞬间空白就像当了机。


她猛然想起不久之前和叶修的对话,记忆犹新。


在叶修一夜未归回来之后在她的追问下提及了他的Alpha,她不放心的追问过一些事,叶修并没有特意避忌却也答得模糊。


她知道的讯息其实也并不多,只知对方是青岛人,知道叶修和对方一年不见得能见到几次,因为各自都很忙碌,知道他们认识非常久交往也几乎快要迈入二位数的年份,在荣耀上认识的,甚至时间能追溯到联盟尚未成立之前,知道对方似乎性格严厉但叶修说着的时候却又微微一笑说其实挺好逗的就是没人敢逗,等等之类的讯息。


没由来的在此刻她猛然就将电视屏幕上的人和这些讯息划上等号,她又再一次凌乱了,却又猛地甩头想将这不靠谱的猜想赶出脑海之外。


就算已知讯息重合度大得不像并不靠谱。


“果果?”唐柔突然出声唤她,将她的思绪拉回。


她回神才听见门外对面开锁的声音。


她猛地跳起冲了出去,打开房门就见叶修握着钥匙转开拉门把。


叶修看着她一脸困惑,“妳们在啊?吃饭了吗?”


他一脸啥事也没发生过的态度让陈果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只顺着他的话答,“还没……你吃了吗?”


“吃过了,有点晚了,妳们要是饿就快去吃吧,别饿着了。”说完,他跨进房间反手就关上了门。


陈果愣愣的回头看唐柔,“他什么意思?”


唐柔表情古怪,“大概就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意思?”


“……”陈果皱眉,猛地冲上去拍门,拍得凶狠。


叶修很快把门打开,“怎么了?”


陈果气极,“你解释清楚!”


“解释什么?”他一脸没明白的困惑。


“你真是叶秋?”


“我不是早说过了吗?”


“那也叫说?”


“……那要怎样才算?”叶修无奈,他真不是没说过,但……之前不就是不信吗?


“……”陈果语塞,确实叶修说过,是她自己不信。


“进来说吧。”他侧了身让站在廊道中的两人进房,“大方坐,不用客气。”


陈果拣了张椅子坐下,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式,唐柔坐得远了些,她坐在小沙发上俨然只是旁听。


叶修来回看了看两人,无奈一笑


他坐上了床沿,对着陈果缓缓开口,“有什么问题,问吧。”


“果果,妳还好吧?”唐柔担忧的问。


从叶修房间出来之后她们谈论了些许关于叶秋为何退役的猜测,推敲的猜想令粉了嘉世多年的陈果感觉有些难堪,加上得知的一些事,她还没能够完全消化,她不发一语维持侧卧的姿势不动俨然已经半个小时过去。


她叹了口气,最后还是从床上爬起,“我饿了,被叶修那货搞得我都忘了要吃饭了。”


“我也饿了,想吃点什么?”


“这时间了……去找找24小时的豆浆店?”


她俩一边说着一边踏出门外,闲聊着走到电梯前摁下按钮。


陈果还在念着要不要给叶修带吃的回来,电梯门一开她也没看清里头有人要出来就撞了上。


“抱歉抱歉!”她疼得捂着额想呼痛,却还不忘道歉,毕竟会撞上是她没看清楚的错。


“没事吧?”被撞着的那人问。


那声音极为低沉,辨识率不低,在陈果听来莫名的耳熟。


她猛地抬头,看清对方的样貌差点叫了出来,却硬生生的将声音憋了住。


陈果憋得涨红了脸,猛摇头表示没事。


高大的男人戴着墨镜都难掩气势,他看着唐柔皱了皱眉,犹疑了会突然开口,“叶修是和妳们来的?”


唐柔愣了下,他称呼叶修而非叶秋。


她连忙点头。


“这段时间是妳们在照顾他?”


“不……称不上照顾……”陈果连忙摆手,她想起那空间狭小的储藏间,有些气虚,尽管在知道叶修有孕之后想给他挪窝,但叶修懒得挪就一直没有变动。


“总之,多谢。”他说,接着点头示意转身往廊道而行。


“他……去找叶修吗?”唐柔迟疑的问,“他有点眼熟,好像活动第一天见过?”


“……”陈果沉默了会,她按下早就关了门的电梯按钮,不甘不愿的给她解答,“霸图的队长,韩文清,第一天活动打败孙翔的那位,角色大漠孤烟,有拳皇之称,名号和叶秋的一叶之秋并齐,两者有宿敌之称。”


“宿敌?不像啊,关系应该挺好的,就刚刚几句话看来。”


电梯开了,陈果踏了进去,里头没人,她表情更不情愿的回应,“我才知道所谓的宿敌简直是观众的一厢情愿,他是叶修的Alpha,我本来只是猜想,但在不久前得到了答案,妳还记得我早先跟叶修说了什么不?”


“你们说得可多了,妳指哪些话?”


“我问他他的Alpha是不是联盟里的选手,他说是,我说那我有个感觉根本不可能的答案,他说应该就是我想的没错。”她说着,又突然喃喃低语,“青岛人,联盟里的Alpha,性格严厉,和他从联盟还未成立就认识,长达十年之久,样样条件,还真只有韩文清符合……但我实在……想像不到……”


唐柔拍了拍她的肩,“至少感觉起来人不错,就别操心了。”


陈果懒得解释她身为多年嘉世粉对霸图队长的心结,只是有气无力的嗯了声算是回应。


韩文清敲门时叶修刚洗好澡正从浴室踏出来,他本以为是两个女孩子来找,急忙套上衣服才开门,打开门看清了人着实一愣。


他无奈一笑,“沐橙这么快告诉你啊?”


“我问的。”


叶修侧了身让他进房,反手将门带上。


电视没有关,正在重播前一日的活动高潮,韩文清瞥了电视一眼,落坐在沙发上扯下墨镜。


电视屏幕上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正在缠斗,韩文清皱起眉状似不悦,叶修眼疾手快的将电视转台。


转了好几台也没见什么好看的节目,他索性就关了电视。


“好吧,没电视没茶水,招待不周还请见谅啊。”


韩文清只是看他一眼,“就没指望过你。”


“几个意思啊?”叶修嘟囔着,凑过去跟他窝沙发。


单人房附设的沙发不大,两人一起坐那就非得贴着不可他也不介意,只是韩文清本就高大,占去位置大半,叶修更不娇小,两人挨着确实还真挤,感觉黏黏糊糊的。


“不嫌挤?”韩文清侧过脸看他,脸孔凑得很近。


叶修嘻嘻笑,“不挤不挤,咱们什么关系怎么会挤?”


韩文清哼了声,他将进门前就一直拎着的袋子搁上桌。


那袋子里的东西光看袋子上的通讯业名称就看得出来,简单粗暴不带遮掩,搞不好还是来的路上顺手办的,叶修这么想着把里头的壳子拿了出来。


他也没推却,拆了包装将崭新的手机拿了出来,壳是银金色,挺大只的,屏幕还不小。


然后他有点犯难,“欸我其实不太会用。”


韩文清接过,给他装好SIN卡开了机,输入了他自己的号码存了联系才递回给叶修。


“有事联系。”


韩文清虽没多话,但从来不对他的事特别干涉如今却问也没问就塞了手机给他,可以想见,韩文清对他前阵子退役后就毫无联系的事还是深有芥蒂。


他滑了几下适应没怎么用过的产品,发现并不难上手,输入了苏沐橙的手机号码后就将新手机收起。


他冲着韩文清挑眉,“没事就可以不用联系?”


“你也可以不联系。”韩文清说着,对他扬起嘴角一笑,笑得他抖了下,接着却又恢复淡然的表情,“记得别让手机没电,别关机就好。”


他摸了摸鼻子安分的答,“喔。”


TBC.


手機碼字別有一番味道。


可是還是習慣電腦啊……


年假快結束了好憂愁……


感覺一結束就是要連加幾天班的節奏。

评论
热度(296)

© Clockwork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