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普通通的网民

【全职高手】「陶叶」梦想成空

虐成狗

婉什:

给阿柳的生贺~②号☆
@柳胤(爪机艾特不上我就意思一下_(:3」∠)_


【高亮】含有魏叶成分且结局为魏叶!!不适者迅速撤离!!!【高亮】
【高亮】含有魏叶成分且结局为魏叶!!不适者迅速撤离!!!【高亮】
【高亮】含有魏叶成分且结局为魏叶!!不适者迅速撤离!!!【高亮】



这篇打什么tag我纠结惹很久。。群里啊机油啊都问过。。最后。。就这样。。吧。。【眼神死】
若仍给大家带来不适,请务必原谅【土下座】






食用说明:
√嗯没错是陶叶。。打alltag是因为结局为魏叶,但魏叶成分但只有一点所以打魏叶tag不好于是【眼神死】
√陶大老板渣与暖共存
√看完说明仍然可以的小天使请下拉☆以下正文~走起☆








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
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
物走星移。
——龙应台《目送》





“哟,陶轩大大。”

叶修懒洋洋地抬起手,晃了晃就算是打了个招呼。

迎面而来的陶轩点点头,脚步没有放慢的意思,一个呼吸的空档之后两人就擦着肩膀走过去。

叶修从裤兜里掏出盒烟,在盒底敲敲弹出一根叼到嘴里,又满身找着打火机。已经走了挺远的陶轩趁着拐弯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挺复杂。







叶修跟吴雪峰从电梯里走出来。门打开之前大概是在聊战术之类的事情,但门一开他就看见了陶轩。

“老板好。”吴雪峰跟陶轩打了个照顾,再对叶修说了声在前面等你就先走了。这小队长跟老板的关系在嘉世里不算个秘密,他还没有当电灯泡的癖好。

“比赛准备的怎么样了?”陶轩笑的温柔,伸手揉了揉那颗毛绒绒的脑袋。

“那还用说?有哥在,蓝雨那个老东西还能把我们怎么样了不成。”叶修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懒散,但惯有的嘲讽却找不着一点儿踪迹。他把陶轩肆意作恶的爪子从头上抓下来,跟自个儿的指头扣在一起。

“等着看吧,今年的冠军肯定是嘉世的。”






叶修去办公室找陶轩,走到门口正好撞上从里面出来的刘皓。

“哟,是叶队长啊。”刘皓挑着眉毛看他,说话阴阳怪气的。“怎么的,来找老板撒娇啊?”

“怎么说话呢。”陶轩像是送了他出来,就跟在他不远的后头。他一只手拉着门,语气不咸不淡。

“叶秋快进来,外面冷,办公室里有空调。”他对着叶修笑,腾出一只手对叶修招了招。

叶修像是确认似的看了陶轩一眼又一眼,终于认定那笑意是真没进到眼睛里。






“本季度的报表怎么还没送上来?!总结工作要是赶不上责任你来担吗!”

叶修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陶轩正对着电话发火,“啪”的一声之后陶轩就撑着桌子皱着眉直揉太阳穴。

“怎么了陶轩大大,”叶修走过去,“下面工作没做好?”

“嗯。”陶轩语气放软了下来。“总结都快开始了,报表还没做完。头疼。”

“别着急了,他们有分寸,再说你急也急不来不是?”叶修走到陶轩身后,手指头摁上他的脑袋,挺熟练地给他按摩。

陶轩闭着眼睛享受这难得的待遇。力道适中的手指在他的几个穴位上揉捏着,从头皮带起了一阵酥麻慢慢传向全身,身体像是接了个回复,疲惫感顿时少了不少。

脑袋突然被敲了两下,陶轩回头就看到笑的挺坏的叶修。

“我看看西瓜熟了没有。”叶修说,屈起的食指还悬在空气里。

陶轩拉了他的手,凑到唇边亲了一口。接着一口一口又一口,从大拇指根到小拇指尖儿一点一点地亲过来。

“这是在干嘛啊,陶轩大大。”叶修还是笑,但耳朵像是有点红。

陶轩把他拉下来,又在他唇上落下一口。

“谢谢。”






嘉世一楼是所有嘉世人员的必经之地,从老板到清洁工,每个人每天都会至少两次从这里经过。

今天有一批新的训练生要来。虽然集合时间是在中午,但按捺不住提前过来的人也不少。有两个少年正站在楼梯口,拽着账号卡满脸通红。

“没想到居然可以成为嘉世的训练生,简直太幸运了!”

一个少年兴奋地捏紧了拳头,眼睛闪闪发亮。另一个听了话也赶紧附和。

“是啊是啊,如果能成为职业选手就好了!拿到职业联赛的冠军可是我的梦想!”

“梦想?”

两个少年朝说话人的方向扭了头,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那里,语气奚落。

“年轻人也该懂懂现实了,梦想?那是个什么东西。”男人这样说着,用眼角瞟了瞟身边抽着烟的人,像是意有所指。






“我有两个梦想。”

“一个是嘉世,一个是你。”

陶轩说这话的时候叶修正窝在他怀里打地鼠,十八九岁的少年身子骨还没长开,一胳膊搂起来舒服的要死。早早就掌握了嘲讽技能的人慷慨地赏了他一个白眼,然后轻飘飘丢下一句“尽他妈扯些废话”。

“不是已经实现了吗?”叶修头都没抬,漂亮的手指头在小小的掌机上快要舞出残影,“实现了还叫什么梦想。赶紧找个新的啊,远大一点儿的,不要百八十年实现不了的那种。”

陶轩笑着捏了捏他的脸,没说话。






“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

叶修站在会议室里,长桌首位的老板椅上坐着陶轩。他靠着墙壁抽了口烟,吐出来的雾气挡了他的视线,陶轩的身影有点不清晰。

“你说哪句?”陶轩整理着面前的材料,上面的文本都是关于这次会议的内容的。最上面的一张,标题写着“关于叶秋拒绝参与商业活动的看法与方案”。

“你说的那句。”

“这么多年了,我说过那么多话。你不说清楚我怎么会知道是哪句?”

叶修看着那张冷漠的脸,抽完了最后一口烟。

“算了。”

他说着,拉开门走了出去。






“叶秋,嘉世马上就要参加线下比赛了。”

“我知道啊,”叶修回头看了陶轩一眼,表情挺迷糊。“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叶秋,”陶轩走过来,从后面把他环住,下巴抵在他的发璇儿上。“能不能答应我件事?”

“你说。”

“能不能……尽量别让别人看见你?”陶轩动动脑袋,在叶修头发上蹭了蹭。

“怎么了,陶轩大大?”叶修把手够到头顶捏捏他的耳朵,“为什么啊?”

“不想……让你被太多人看见。”陶轩躲在叶修头发里出声,声线有些发闷。“叶秋只是我一个人的就好了。”

“哎哟陶轩大大,这醋都吃啊?”叶修笑了起来,“占有欲太强可不好啊,我的大老板。”

“答应我吗?”

“答应答应,”叶修点点头,眼神温柔的要滴出水来。“老板都发话了,不听怎么行。”






叶修终于还是被赶走了。

陶轩站在落地的玻璃窗前,看着雪花一片一片地打着璇儿掉下去。叶修就站在满天满地的白色小点儿中间,紧了紧身上的外套,踏进了对面网吧的门。

最后也没能亲口说分手。

陶轩拉上窗帘,挺惊讶自己心里竟然还有遗憾。

从相识到相爱,从热恋到冷淡,这么些年就这样过来了。挺多的日日夜夜都在一起,曾经也那样真切的爱过。

但人总是会变的,叶秋变得越来越惹人生烦,那吊儿郎当的样子自己看了就忍不住发燥,不愿意配合商业活动也让战队失去了很多本可轻易获得的利益。

都过去了。陶轩点了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烟。

随着一句没能出口的分手,一切都这样不明不白地结束了。

他已经走了,不会再有然后了。






嘉世网吧里的客人最近总是爆满,因为这里出了一支战队。

战队的名字就叫做嘉世,选手们一个个都是大神,轻轻松松就把来挑事的人虐的不要不要的。但他们也挺普通,一个个拖出去丢大街上找都找不出来,包括在网游里腥风血雨的一叶之秋。

要不是亲眼看见,谁会想到那个抢BOSS跟买白菜一样容易的家伙只是个刚刚成年的小屁孩儿?

小屁孩就坐在网吧电脑前头,跟战队的人单独隔了一排出来。联盟才刚刚起步,还没太多的资源让他们随意挥霍。

偶尔有个客人过来,拍拍他的肩膀说“诶,听说大漠孤烟去了霸图啊?干死他!”或者是“加油啊,我看好你们,一定得拿冠军!”他都会一脸理所当然地笑笑,嘴里的烟跟着嘴角的弧度一晃一晃的,但长长一截烟灰就是不掉下来。

但偶尔会有人问他,“诶,秋木苏呢?怎么没跟你一起?他哪个战队啊?”他就会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蔫地不说话,连手上动作都会慢挺多。这时候网吧老板陶轩就会走过来,挺客气地跟他说请别打扰队员们训练。

客人走了之后陶轩就会站到叶修后头,轻轻揉揉他的脑袋,再把被自己揉乱的头发一点点理整齐。

“别想了,不是还要带着他的梦想一起拿冠军吗?”

小屁孩挺乖地点点头,眼神坚定地要死。







“有事吗?”

陶轩坐在办公桌后头,把手里的钢笔盖上盖子。门口站着苏沐橙,她身后跟着一脸惶恐的秘书。

“想跟你谈谈。”

苏沐橙挺自然地走到了接待客人用的圆桌前坐下,眼睛一直盯着他陶轩摆摆手示意秘书出去,一向很懂得察言观色的秘书帮他们带上了门。

“什么事?”陶轩坐到苏沐橙对面,拿了桌上倒扣的玻璃杯倒了两杯水。

“叶秋哥的事。”

正把水推过去的手顿了顿,陶轩抬头,直视着那双漂亮的眼睛。

“我并不觉得,关于他,还有什么好讨论的。”

苏沐橙不说话。

“他的存在已经给嘉世带来了负担,离开是必然的结果。这样对他好,对嘉世更好。”

“对他好?”苏沐橙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挺开心地笑了。但她又重复了一遍,咬牙切齿地。“对他好?”

“沐橙,别这样。”陶轩有点惊讶,在他印象里的苏沐橙一向是一个温顺的小姑娘,这幅模样超出了他的认知。“他变了,已经不再适合这个战队了。没有他,嘉世才能走的更远。”

“他变了。”苏沐橙低着头,看着桌上的水,声音轻轻的,像是从雾里飘出来。

偌大的办公室半天没个声音。就在陶轩以为这次谈话已经划上了句号而苏沐橙被他说服了的时候,她却开了口。

“最开始的时候,”苏沐橙说,音调有些发颤。“你什么都顺着他,宠着他惯着他。他低落你就心疼,他开心你就高兴,就连他缩在凳子里吃泡面你都觉得可爱的要死。”

“但慢慢的你开始烦了,你觉得他思想老旧不知变通,不识好歹又恃宠而骄。他阴沉你嫌他做作,他大笑你嫌他幼稚,他窝在电脑前头一整天,给战队刷记录打材料,你都嫌他不务正业。”

陶轩喝着水,没说话。苏沐橙说的都是事实,但多少带了点主观思想。以客观角度讨论的话,是叶修先变得使人厌烦,他才会对其生出负面的观点。

“你还记不记得他问过你,要是以后你不喜欢他了怎么办。那时候你怎么说来着?你揽了他的腰,说你说什么傻话呢,我当然会一辈子宠着你。可你忘了。”

陶轩身体突然一震,杯子里水面击在杯壁上,溅起的水花又落回水里。

苏沐橙抬头看着他,眼圈有些红。

“你忘的事情太多了。最开始是你不让他在人前露面的,你说你不喜欢,说你希望他只属于你一个人。可现在你又嫌他古板了,不肯做代言不能为你赚钱。但他什么都不说,拿着少的离谱的工资固执地遵守着那个你早忘了的约定,就连你默许刘皓逼他退役他都还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你一定不知情。他是自愿的,为了你们只不过是曾经共同而已的梦想他都甘愿退让到这种地步,可你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你跟我说他变了?错了。变的不是他,他从来都是这个样子。”苏沐橙眼里含着泪,看着陶轩的眼神像刀子。“变的是你,陶轩。”

陶轩摊坐在沙发里,如坠冰窖。

“是你变了。”






“……陶轩……”

听筒里叶修的声音特别小,还发着抖,从飘忽的声线里透露出一丝慌张一丝无措,陶轩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被它撰了个紧。

“怎么了,叶秋?”陶轩拿着手机走到了窗户旁边,玻璃外面是淅淅沥沥的雨。

“……陶轩,沐秋他……”



苏沐秋的葬礼是陶轩操办的。但其实也不能算是葬礼,又没有什么亲戚友人,就只是陶轩叶修苏沐橙,站在墓碑前头看着那方小小的盒子进了地上的小坑,再被水泥彻底封死。

叶修看起来挺平静,但也只是看起来。他白天在网吧打一天的游戏,晚上也打一个通宵。白天用一叶知秋,晚上就用秋木苏。

已经第三天了。陶轩看着网吧角落的叶修,那人手边堆了一摞的泡面碗。他死死地盯着屏幕,不愿从游戏的世界里离开。

也可能是不敢。

“叶秋,”陶轩在他面前放了个玻璃杯,“喝点水吧。”

“谢谢。”叶修的声音都是嘶哑的,他端了杯子一口喝干。陶轩回了网吧前台,收好桌上的安眠药。



叶秋终于睡着了。陶轩把他抱到了网吧后面的出租屋里。挺小一个孩子缩在床上,看的陶轩心里一抽一抽地疼。

“叶秋……”他低下头去,顺着叶修脖子上的肌肤纹理,一点一点的向上吻过去。嘴唇经过动脉,耳垂,再顺着耳廓绕一圈儿,走到眼睛,鼻梁,跳上鼻尖,终于停到了嘴唇上。

陶轩顿了顿,终于还是吻了下去。

“……陶轩大大这是几个意思?”

突然出现的声音把陶轩吓了一跳,他愣了半晌,才敢睁眼直视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

“叶秋。”

心事被撞破后陶轩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慌张,相反他异常的冷静。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回荡在不大的空间里,低沉温暖,柔的快要化开。

“再难受也不要伤害自己,伤心的话哭出来也没关系。你还很小,不应该承担太多的东西,所有的事都推给我这个大人就好。”

“我希望,可以成为你的依靠。”

叶修的眼睛周围有一层厚厚的黑眼圈,但瞳孔偏偏亮的出奇。陶轩眼睁睁地看着里面浮出一层水雾,但那眼皮又使劲眨眨,死活不让它落下来。睫毛被打湿沾到了一起,浸着的泪水闪着细细的光。

陶轩试探着伸出手,把他揽到怀里。叶修闭了眼睛,没挣开。






陶轩揪着头发从床上坐起来,头皮因为受到拉扯而有些疼。

他梦到了那个晚上的事情,叶修埋在他的怀里,胸前的衣服被一点点地浸湿。他甚至清楚地回忆起了臂弯的触感,怀里的人瘦的要命,凸起的骨头硌地他有些疼。但他却怎么也不想放开,生怕一个不注意他就跟风飘了去。

那时候自己在想什么?

——就算被骂趁虚而入也好,卑鄙也好无耻也罢。
——只要能得到这个人,怎样都无所谓了。

原本已经快要消失的记忆忽然变得分外清楚,强烈的情绪冲击得他喉咙发紧。

这样的心情,到底是为什么会忘记呢?

陶轩又想起了苏沐橙说的话,他用力握紧了自己的手指,头发在指缝间发出断裂的声音。

——都怪时间。

时间就是一条宽广的河,横亘在他们俩中间。什么爱意柔情统统都给带走,然后陶轩不再是陶轩,叶修却还是那个叶修。

未来还很长,但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叶秋,我们组个战队吧?”

陶轩靠在窗户边上抽烟,外面太阳大的要死,他连眼睛都微微眯了起来。

“战队?……哦,职业联盟那事儿啊。”叶修也吸一口烟,吐出的雾气顺着风流到窗户外边。“行啊,看我跟沐秋一起横扫荣耀。”

“那战队叫什么啊?”

“唔……这是个问题……”

叶修看起来很苦恼的样子,五官都拧到了一起。陶轩看着他笑,这家伙很少有这么稚气的样子。

“别想了,就叫嘉世吧。”陶轩拿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叶修一巴掌把他的爪子呼开。

“别揉别揉,长不高找你啊。”

他低了头像是仔细想了想,等手里的烟烧到头了才抬起脑袋,看着陶轩笑了笑。

“嘉世啊……也行。”







“最近怎么样?”

陶轩坐到沙发上,近乎贪婪地看着叶修的脸。自叶修离开嘉世已经过了将近半年,记忆中的面孔已经不太清晰了。

“挺好的。”叶修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朝他丢了过来。陶轩还在愣神,伸手慢了一拍,没接住。

他弯腰把烟拾起来,手指在叶修的注视下有些发抖。烟上沾了一点灰,陶轩把它放回了面前的桌面,对着叶修笑了笑。

“戒了。”

“哦?是吗,我倒不知道呢。”叶修对着窗户,修长的手指夹着烟,他吸了一口,吐出的雾气飘向窗户外面。熟悉的场景让陶轩有片刻的失神。

他就这样半发呆半正常地跟叶修扯着话,直到叶修干笑三声,满脸疏离地看着他。

“说事吧。”

陶轩没避开他的眼睛,脸上挂着笑。

“回来吧。”他说。

接下来的对话他记不太清了,意识和话语似乎分为了两个东西,明明心里想要顺应叶修的观点,嘴上却还固执着原本的己见。

意识不够清醒时说的话大多都是最原本的想法,所以其实陶轩仍然没有改变自己的观念。他是一个商人,商人追求的永远都只是利益。可他已经足够明白叶修的立场了,再也不会再逼迫他做他不愿意的事情,叶修以后只需要窝在电脑前面就好,只需要一心一意地打荣耀就好。

陶轩想要告诉他这一点,让他能够回到嘉世,回到自己身边。他还想要告诉他自己有多么想他,告诉他自己依然爱他。

是的,还爱着他。就算自己傻逼透顶蒙了自己眼睛,就算自己一时糊涂做出了伤害了他的事情,他也仍然是爱着他的。只是爱了太久成了习惯,所以直到失去,他才发现它依然存在地那样坚决。

但他还是没能挽回。也许是潜意识里不想挽回,可能在他的心里,早就认定了叶修回到嘉世,远远不如呆在兴欣来的幸福。

“都结束了。”

陶轩出了兴欣的门,笔直地往嘉世走,拼命地告诉自己不要回头。

“他不会回来了。”







陶轩窝在前台后面,一天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盯着叶修发呆。

叶修喝了一口水,叶修抢了一个BOSS,叶修笑了一下,叶修抓起话筒说话。

叶修一直都在打着荣耀,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跳来跳去,偶尔拍到旁边的苏沐秋肩上,然后苏沐秋就会到前台来买点什么。有时候是一瓶水,有时候是一包烟。

网吧里的东西一般都卖的比外面贵,但陶轩会给他们批发价。他说两个小孩子一起生活不容易,能帮一点是一点。

大概只有他自己才明白自个儿的那点心思。

二十多岁的网吧老板陶轩,正处于对一个未成年男孩的暗恋中。

苏沐秋回去之后叶修抬头朝他这看了一眼,扬了一个笑表示谢谢。







陶轩又烦躁的按了按喇叭,刺耳的声音引得周围人们厌恶的目光。

他要去参加一个宴会,必经的路上却出了交通事故。无奈之下只好选择走小路,但因为这条路上有一个菜市场,他前进的也不是很顺畅。

路边有很多卖菜的小摊贩,一块塑料布在地上铺平,再放上绿油油的菜叶。有的人不想进去菜场就会在这里买,陶轩耳朵旁边响的都是叽叽喳喳的讨价还价声。

也就是几毛钱的事儿,有什么好吵的?陶轩踩了油门,车子又往前面挪了点儿。

“诶诶诶!!停车停车!!!”

突然叫起来的大妈吓了陶轩一跳,他把车窗降下来才知道是差点压到别人卖的菜了。等那老奶奶把摊子挪好的空当里他无聊的四处张望,手指在方向盘上无聊地敲打着。

火锅摊子前面的两个人突然夺走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陶轩隔着二十米的距离都能确定那一定是叶修,他的旁边还有一个人,指着一排的火锅跟他吵,大概是在争论到底要买哪一个。

一直到他们买完装好付了钱,陶轩都没能想起来那到底是谁。但能肯定一定是兴欣的人,他有一点点的印象。

叶修接过袋子跟那个人一起往这边走过来,陶轩把窗户玻璃升了上去,但留了一条小小的缝隙。他们经过车子的时候声音穿过来,钻到陶轩的耳朵里。

“老夫都说了,隔板肉火锅绝对比鸡肉火锅好吃,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得了吧魏琛大大,听你的又要被老板娘骂。还记得上次的黄瓜炖海带吗?”

“……”

陶轩从后视镜里看着他们,魏琛从叶修手里把火锅汤底接过去,跟生菜一起换到左手,用右手拉住他。叶修把指头跟他的缠到一起,然后再也没放开。







“陶轩大老板快给我一碗红烧牛肉面。”

叶修趴在前台桌子上,说话都有气无力的,大概是饿坏了。陶轩笑着从箱子里摸出一桶面,用饮水机泡了推给他。

“谢谢贴心的陶轩大老板!!”

叶修迫不及待地把盖子掀开,拿叉子捅了捅,又泄气地盖上,“怎么还没好啊。”

“才倒的水呢,哪儿这么快,又不是第一次吃。”陶轩又给他开了一罐可乐。“怎么饿成这样?苏沐秋呢?”

“别跟哥提那个妹控。”叶修咬牙切齿的,“听说沐橙在学校被男生欺负了,二话不说就冲去找别人麻烦去了,丢我一个人在那拉BOSS,妈的周围几百号人呢。”

“小孩子说什么脏话?”陶轩往他脑袋上糊了一巴掌,“我比你大多了,还敢在我面前自称哥?”

“卧槽年纪大了不起啊,有种走竞技场!”

“……快吃吧,面泡好了。”

到底还是个小孩子,饿的时候听到吃的什么都忘了。叶修叉了一大坨面塞到嘴里,下一秒就吐回了碗里捂着嘴“哈斯哈斯”地吐气。

“烫到了?快喝快喝!!!”陶轩赶紧把冰可乐塞到他手里,叶修仰起脑袋灌了一大口。

“卧槽,烫死哥了!”

陶轩看着烫到眼睛都起了雾的叶修,突然觉得心跳前所未有的快。

不是吧,他觉得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老子憧憬多年的初恋啊,就这样献给这嘲讽的小屁孩了?







再见到叶修就是在挑战赛了,总决赛嘉世对上了兴欣。擂台赛结束之后苏沐橙坐进了兴欣的比赛席,整个体育馆都是窃窃私语。

但陶轩没听。他等着团队赛的开始,嘉世必须得赢,他必须得守住他仅剩的梦想。

但最后还是输了。输给了叶修。

陶轩大骂了一声“操”,其实他除了这个字以外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坐在椅子里,周围都是对孙翔的骂声。他看着正往这边走过来的孙翔,想着我也得骂骂他。

但其实他知道他没有立场。因为他是对的。

叶修是对的。

陶轩想起团队赛开始之前,他往兴欣那边看了一眼。魏琛凑在叶修耳朵旁边说了什么,叶修白了他一眼。他抓住叶修的手捏捏手指,叶修笑着揉乱了他的头发才起身去了比赛席。

这次是真的结束了。陶轩想着,心情意外的平静。

他的梦想A击碎了他的梦想B,然后找到了新的梦想让他梦想成空。







“老板,帮忙开两台机子。”

陶轩抬头看着说话的人,两个小屁孩站在前台外面,身高才比他坐着高一点点,看起来最多十五六岁。

“没成年吧?要用身份证的。”

陶轩笑着拒绝了他们。这样的小孩子一天至少要来十几个。要往常他也就放进来了,但最近查的挺严,抓住了得被罚款。

“看吧沐秋,哥就说不行吧。”

被叫做沐秋的那个孩子叹着气摇了摇头,回身朝外头走去。“走吧走吧,要不再去别处看看。”

陶轩看着跟着他往外走的那孩子没精打采的样子,决定还是提醒他们一下。“别找了,最近严打,没人敢放你们进去的。”

“啊,那怎么办?”自称哥的孩子肩一下子就垮了,看起来相当的泄气。

“在家不能玩吗?家长不让?”

“……没家长。”

陶轩看着小家伙脑袋顶上的发璇儿,心一下就软了。

“要不去网吧后头我房里玩吧?接的网吧的网,网速还行,就是电脑配置没这么高。”

“好啊!”小家伙眼睛一下就亮了,一闪一闪地像天上的星星。

“我叫陶轩,你呢?”

“叶秋,”小孩儿笑:“一叶知秋的叶,一叶知秋的秋。”







【END】





☆后记
写这篇文是因为窝上课发呆在本子上乱涂乱画。。然后盯着▼△←他们俩陷入了沉思
可能有点看不懂,让机智的lo主来为大家解释一下☆
于是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是现在,△则是回忆
▼就是从慢慢分离开始,按时间顺序慢慢发展,△则是从最甜蜜的时候开始,一点一点的倒叙
意思简单来说差不多就是,▼真实的现在这样看△成空的梦想这样看

阅读至此,不胜感激。

评论
热度(306)

© Clockwork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