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普通通的网民

【双鬼】放肆

佐:

【双鬼】(ABO慎)放肆。


1


虚空的副队是个omega。


其实也没啥不正常的,人家蓝雨的副队也是,更别说轮回那个沉默寡言的新荣耀第一人。


但是吴羽策自己挺别扭的,蓝雨的话唠副队和他们那个心脏队长,对,就是那对儿有名的剑与诅咒,他们是荣耀圈子里有名的模范情侣,几乎是步步不离,连周泽楷和他那个翻译机副队江波涛都在上次聚会的时候正式宣布了在一起。没错,吴羽策喜欢自家队长很久了,几乎从训练营就开始,那个时候大家还不知道彼此的身份,一是年纪小气味还没那么明显,二是喷了抑制剂大家闻起来都差不多,但是这不耽误吴羽策第一次经历发热期时在房间里翻滚了三天脑子里都是李轩那副欠揍的笑脸。


在荣耀联盟刚刚办起来的时候,除了玩治疗的有几个beta之外,其余一水儿的alpha。Omega?笑话,联赛总不能把大家的发情期都总结出来列个单子好排比赛以免出现谁家主力选手不能上场的现象吧。这几年荣耀联盟越来越好了,医疗研究也越来越发达,所以omega也挑起了职业选手的大梁,不少omega看起来软软萌萌的,上了场分分钟打跪你。


吴羽策就是这群omega中的一员。手起刀落,拜拜了您呐。


要说吴羽策和李轩认识大概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李轩是队里重点培养对象,是要接手队里主力账号逢山鬼泣的人。但是很不巧,吴羽策练的也是鬼剑。


一个正常的战队,不需要两个鬼剑。


李轩在繁花盛开的第四赛季出道后,吴羽策被经理叫去办公室谈了一个下午。话题中心只有一个,你很有实力和天赋,埋没了怪可惜的,所以换个职业怎么样。理所当然,这场谈话不欢而散。吴羽策甚至觉得自己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出道了,和队里最有潜力的选手重复职业,还是个每个月有三天不能上场的omega,用膝盖想想都没啥可能。不过,事实证明老天还是眷顾他的。


夏休期的某一天,上一任队长退役后接任队长的李轩叫走了吴羽策,交给了他一张账号卡,带着惯常的有点匪气的笑容问他“愿意跟我打配合吗?”


从此虚空成为了唯一一个由重复职业做主力的战队,一个赛季过去,吴羽策还荣升副队长。除了用了个女号被大家嘲笑是吴女士之外,吴羽策对自己的荣耀生涯没啥不满意的。不过,感情问题还真是个问题。


2


“阿策开门,你神经病犯了啊上午还好好的下午怎么就不见人了呢。”李轩手插在队服口袋里靠在吴羽策宿舍门边上催命一样的敲着门。


“感冒了,不去。”吴羽策半躺在床上看着桌子上整整齐齐码着三天量的方便食品和大桶的矿泉水叹了口气。他现在很不好,非常不好,特别不好。他以前发情期规矩的跟日历一样,这次足足提前了半个月,现在只觉得浑身发烫,脑子里像是有人在用搅拌机搅过一样糊成一团。


李轩看吴羽策丝毫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刚打算踹门,突然觉得…嗯…味道有点不对,可算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李轩有点吃惊“卧槽,阿策你不是吧。”


“我是。”吴羽策揉了揉额角,尽量从脑子里那一团乱糟糟的东西里找出一丝清醒来应付门外那个巨大的诱惑“别问了趁我清醒快滚蛋,我怕一会儿我忍不住了出去强奸你。”


李轩也快被他发情期时散发的荷尔蒙弄得蒙了,听到强奸这个词儿又忍不住乐了出来“你可真行…算了你歇着吧,周日还有比赛啊你能完事吧?”


“这才周二,我要一直到周日不得脱水啊。”吴羽策抄起一个靠垫扔到门上示意李轩快走。


被靠垫砸门上的响声吓了一跳的李轩看他还有心思跟自己扯皮也就放心的下楼了。


队里所有omega和beta都住在三楼,和alpha们分开住,以便omega在度过每个月的发情期时不会影响到其他人的训练。这点还是很人性化的,尤其在门上那个锁除非一周没吃饭不然一踹就开的情况下。


正常omega在发情的情况下解决办法无非是四种,alpha,按摩棒,手或者忍着。吴羽策当然不想随便找个alpha,忍着的话怕自己憋出病来,按摩棒他嫌弃脏,于是能选的就只有自己的手了。不过这才第一天,他还是打算靠凉水澡和意志力撑一下,不然之后的日子会很难过。


“靠…”当吴羽策悲催的发现这次发情期不正常到凉水澡已经丝毫不起作用的时候,他整个人瘫在浴缸里紧抿着唇,眼睛里因为情欲蒙着一层雾,看起来像是快要哭了。默默地做了五分钟心理建设后,他义无反顾的直接把中指塞进已经开始分泌湿滑液体的甬道中,然后满足的长长的叹了口气。


吴羽策已经没空想浴缸里是一缸冷水这个问题了,他觉得满脑子除了下半身的感觉之外已经麻木了,整个人只有一个念头,我需要个alpha,最好是刚刚敲门那货。打游戏的人手都挺好看,吴羽策也不例外,哪怕在自渎的时候都一样。纤长的中指在后穴里不断旋转抽插着,但是对于一个发情的omega,尤其是吴羽策这种不正常的发情期,一根手指的作用就跟你用挖耳勺给大象挖耳朵的效果差不多。现在根本不用考虑润滑的问题,吴羽策肯定再没有润滑剂比自己现在分泌的液体好用了。丝毫不费劲的在后穴里塞进了三根手指,然后开始慢慢地做起了活塞运动,另一只手捏着一颗胸前的突起玩弄着。


“嗯哈…”后穴里的手指蹭过一点,一阵酸麻的快感让吴羽策不由得绷紧了腿,手指却不受控制的不停地在哪里刺戳着,另一只手也覆上分身拇指在顶部磨蹭着。太过强烈的快感刺激的他几乎喘不上气来,淡色的唇半张着时不时吐出几声缠绵的呻吟声。发情期的身体很敏感,但是同时也很不容易满足,吴羽策足足做到自己手腕都酸了才算是感觉到快要爆发。


“啊…”后穴一阵一阵紧缩缠着他的手指几乎不能动弹,吴羽策另一只手在欲望的顶端捏了捏,终于射了出来,后穴里也涌出一股温热的液体。他疲惫的闭着眼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刚射出来的时候又喊了自家队长的名字,狠狠的在心里批评了自己一番,然后几乎是从浴缸里爬回了床上。


3


大概是刚刚那番自我运动太耗费精力,吴羽策刚爬上床没多久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屋子里拉着窗帘也不知道是几点,反正他醒来的时候觉得屋子里还是黑的,整个人软绵绵的浑身发烫,后穴还是不知疲倦的分泌着液体,床单已经湿了大半。但是这个状态不对。吴羽策可以清楚地感觉的自己现在发热并不是omega的发情期带来的体温升高,嗓子传来的疼痛也印证了这一点,自己应该是病了,而且多半是昨天在冷水里来的那一发惹的祸。


从知道自己是个omega到现在,吴羽策自己平安的度过了7年84个发情期,期间发生过不少操蛋的事,不过这是第一次自己在发情期的时候生病了。吴羽策郁闷的撑着软成一滩的身子爬下床拿了温度计一量,三十九度二,靠,还是高烧。把体温计扔在桌子上,吴羽策甩开了脑子里下去找队医的想法,外面加上工作人员一共有二十几号alpha,他还不想死太早,于是就只能就着水吞了几片维生素算是吃过药了。


几乎是费了全身的力气换了一床床单,吴羽策用纸巾擦了一把这会儿顺着大腿滑下来的粘腻液体,自己的身体实在不适合再来一发,于是又吞了两颗安眠药以免自己一会儿忍不住。可能是发情期的特殊体质,这两颗安眠药非常快的起了作用,但是,好像有点太起作用了。以至于周六的时候李轩神情复杂的站在吴羽策的门口喊了半个小时他才醒来,这是李轩已经咬破了自己的舌头才抑制住想冲进去趁人之危耍流氓的冲动。


李轩非常了解自己这个搭档的发情周期,在屋里憋三天,第四天早上绝对精神倍儿棒的出现在食堂吃早饭。但是这都第五天下午了,要是他再不出来就错过明天和皇风的友谊赛了。但是吴羽策好像还没从发情期中摆脱出来。


吴羽策被李轩喊醒之后觉得绝对有一百头草泥马趁自己睡着的时候在自己身上欢快的飞驰而过,不然也不能浑身都疼,而且发情期的欲望没有一点消解的迹象,尤其是自己爱慕的对象还站在门外喊自己名字的时候,吴羽策简直觉得自己听着他的声音就能射出来。但是他现在连简单的表达自己病了很难受的愿望都很艰难。又是用爬的到门边,吴羽策觉得等自己好了应该在地上铺一个地毯。勉强靠着门站住,他觉得现在已经不能去考虑门外的人是个alpha这件事了,重要的是如果自己再不去看医生自己的队友很容易在第二天的报纸上看到‘一omega于发情期高烧死于屋中’这样的报道。于是在他打开房门倒在李轩怀里那一刹那分明看到了自家队长惊悚的表情。


“卧槽阿策你这是…”李轩几乎已经要失去引以为豪的自控力,但是当他发现怀里的人过高的温度时才明白事儿大发了。来不及多想李轩横抱起吴羽策走进屋里用脚勾上门,先把他放到沙发上靠着,倒了一大杯水给他喝然后立刻拿出手机拨了救助中心的电话。


但是神都没想到救助中心给了他一个非常操蛋的说法,吴羽策的情况现在不大适合移动到医院,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找个alpha标记他,被标记后发情期自动结束然后再送到医院。本来满屋子omega的香味就让李轩非常暴躁,这下差点摔了手机,看向喝了水又缩成一团的吴羽策,李轩脑子里不停的回放医生的话,找个alpha标记他。


不行。李轩几乎是立刻否定了现在直接标记他的冲动,虽然自己已经硬的难受了,但是吴羽策的性格他太了解,如果现在自己这么做了,等他发情期结束他立刻就能递交转会申请走人。还是下去找个队医上来吧,新来的那个队医好像是个beta。李轩帮他换了一床床单被罩然后把他抱回床上刚打算走却被吴羽策一把拉住。


“李轩…”带着浓重鼻音的呢喃传来,李轩绝对没想到病成这样吴羽策还能有这么大力气一把把自己拽到床上然后搂住“轩哥…不要走…”


李轩现在想哭的心都有了,每喘一口气都是omega的荷尔蒙的香气,如果不是掐着自己的大腿,李轩拿自己的现在立正的小兄弟保证,他现在立刻就想掀翻不住往自己身上蹭还无意识的喊着自己名字的人然后好好标记他。


所以说当吴羽策整个人趴到李轩身上开始胡乱吻他的时候,李轩觉得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终于来了。去他妈的之后之后之后,他现在只想把这个浑身散发着迷人香气还泪眼朦胧的的omega狠狠的干一顿然后标记他,让他这辈子都不能再把这幅样子让别人看到。


4


“唔…”被李轩捏起下巴亲吻,吴羽策配合的微微抬起头,一只手搂住他的背,另一只手已经难耐的塞进后穴轻轻抽插起来。


李轩看他这幅样子更是毫不顾忌的把舌头探进他口中,吴羽策还在发烧,口腔温度更高一点,李轩几乎是勾着他的舌头吮吸着带着omega香气的唾液,在吴羽策喘不过气之前,李轩放开了他,唇齿相连的地方拉出一道银丝,看着无比色情。


“阿策…”李轩把脸埋到吴羽策的肩窝里咬牙说道“你不反抗我就当你同意了。”


吴羽策没理他,或者说现在也分不出心理他,他甚至可能都没听清李轩说了什么,依旧像猫一样在他身上磨蹭着,伸手拽他的衬衫。李轩叹了口气自己脱掉了衬衫扔到地上,颇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味,决定放弃自己仅存的理智,完全听从alpha的天性。


“啊哈…”吴羽策在自己身后埋着的手指被李轩拉出来换进自己的,他脑子里混沌一片却能清晰地感受到李轩手指的动作“直接进来…我…”


还么等吴羽策说完李轩就又吻了上去,抽出手指直接把自己分身插了进去,然后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发情期带来的不停分泌的液体让本来难以承受欢爱的后穴变得无比顺畅,李轩在抽插的时候甚至有轻微的水声,吴羽策有点难堪的闭着眼睛,睫毛颤抖着,当自己的分身被握在手里的时候不由得轻喘了一声。


直接从结合处抹了一把湿滑的液体然后开始套弄着身下人挺立的分身,李轩轻轻咬着吴羽策的喉结,然后满意的听着他止不住的呻吟,身下也越发用力的顶弄着他体内敏感的地方。吴羽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这么多年他从来没被一个alpha标记过,甚至结合都没有过,从未有过的快感让他觉得自己陷入一个漩涡,不停地旋转下陷着,快感的浪潮却一波高过一波,仿佛要把自己溺死。


李轩几乎漫无目的的在吴羽策身上留下一个一个吻痕,仿佛用这种方式就能确定自己对这个omega的所有权,但是当他抬头看到吴羽策睫毛上沾着的晶莹的泪水之后不由得愣住了“阿策?”


吴羽策没出声,只是默默地偏过了头,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


“我…”李轩几乎瞬间从刚刚的快感中清醒过来,声音都颤抖了“对不起…我…”他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想从吴羽策身体中退出来,却被他狠狠的搂住。


吴羽策有点不能理解为什么做的好好的突然就停下来,几乎是带着惶恐的搂住李轩,后穴也一阵阵收缩仿佛在挽留他一样。不过这个姿势只维持了几秒中,吴羽策又松开了手,心里嘲笑着自己,果然啊,跟一个没有感觉的人做爱的话,如果是自己也一样勉强呢,但是…


“标记我。”李轩还在内心的挣扎中纠结着,就听见吴羽策在自己耳边缓缓地吐出这句话,声音中带着几分沙哑几分情欲“求求你,标记我。”


李轩愣了一下,看着身下已经闭上眼睛的吴羽策,嘴角扯出一个苦笑,自己这样趁人之危跟那些自己最瞧不起的粗暴鲁莽的alpha有什么区别,吴羽策之所以愿意,也只是听到了自己和医生的谈话所以无奈之策吧。李轩默默地低下头咬住吴羽策的耳朵,然后继续抽插起来,几乎是逼迫自己达到高潮然后用结堵住他的后穴完成了标记。在最后一瞬间,吴羽策也释放在他手里,然后立刻撑不住的昏迷过去。


5


虚空的正副队一起错过了和皇风的友谊赛,原因是副队生病了,队长带他去医院。


虚空的众人都觉得这个原因挺扯的,因为那之后两个人似乎闹掰了。也不是吵架,反正就是两个人中间似乎弥漫着什么低气压。训练的时候两个人依旧配合默契,但是却再也不见两人一起吃饭一起出门了。队里鼻子最好使的盖才捷在某天这两位被叫去经理室谈事情之后偷偷地跟大家说,他闻得出来,他们的副队长被标记了。


众人立刻露出了一副‘哦了解了不能说’的表情。如果是一个omega被标记了之后,为了表示对自己的alpha的忠诚,远离其他alpha也是正常的。不过一直被嘲笑老处男,一直没交过男女朋友的副队长到底是跟哪个alpha有一腿,啊不对,是产生了真挚的感情,大家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吴羽策最近心情很不好倒是真的。被自己心仪的alpha标记了,然后正常的程序不应该是一起生包子过上幸福的生活吗!那现在这种半个多月了李轩没有跟自己说过一句除了与开会训练和比赛有关的话这样的情况是剧本拿错了吗?


“妈的。”坐在新铺的地毯上吴羽策直接把鼠标扔了出去。第七把了。本来想上下小号虐个菜缓解一下情绪,结果竟然输的比赢得多,自己要是继续这个状态明天就可以跟经理考虑退役的事了。捡回鼠标然后躺倒在床上,那天的事还历历在目。吴羽策至始自终也想不明白,一开始李轩明明是愿意的,为什么到最后闹的这样一个结局收场,就算不能做恋人的话,连最初的朋友都做不成了么。吴羽策仿佛还能回想起去年李轩过生日的时候,他喝多了,自己连拖带拽的把他拖回宿舍,趁他神志不清的时候自己问他,是不是可以做一辈子朋友,李轩话都说不利索,但是他的回答这辈子都忘不掉。


“阿策,就你那个破脾气,要是一直找不到一个要你的人,你来跟兄弟我过一辈子,我也不介意。”


“操。”吴羽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哭了,骂了一句坐起来胡乱擦了一把眼泪“真他妈的没出息,谁这辈子没失过恋。”刚说完又一想,他这段所谓的感情,好像是没开始就结束了。


不爽,更加不爽了。吴羽策烦躁的拽了拽头发又坐回了电脑面前,点开好友列表看看有没有熟人可以来打一盘。果然,这运气跟去医院化验出癌症然后第二天被告诉单子拿错了一样,三十几个好友只有李轩一个人在线,还是大号。看了眼位置,竞技场。吴羽策抱着自己也说不清是啥的目的开始翻竞技场的房间列表,翻到第三十页终于看到了李轩开的房间,毫不犹豫点进去直接点了开始。


李轩估计也没注意对面是谁直接开始了,在被吴羽策一个鬼神盛宴爆了百分之三十的血之后终于觉得对面的ID有点熟悉。


逢山鬼泣:阿策?


夜魇:嗯


逢山鬼泣:怎么跑上来打竞技场了,你下午不还跟小盖说这几天手腕疼来着么


夜魇:哟,你还舍得跟我说话啊


过了很久,久到吴羽策以为李轩掉线了的时候,当前频道终于又闪出了一句话


逢山鬼泣:阿策,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夜魇:随便,我现在就有空,不然你上来。


于是半个小时之后李轩敲开了吴羽策的房门。


6


两个人面对面坐在地上。对,地上。吴羽策的房间本来有沙发有电脑桌的,不过自从在屋里铺了地毯之后他好像长在了地上一样,连电脑都搬了个小桌子坐在地上玩。


难捱的沉默持续了五分钟,李轩终于开口,嗓子有点哑,应该是刚刚抽了不少烟“阿策…那天的事,对不起。”李轩停了下,像是在组织语言“我…就是…你懂得,alpha的天性,我没办法…那个…真的对不起,我不敢想我会对自己的好哥儿们做出这种事。Omega第一次被标记后一年之内不与同一个人巩固标记的话,标记会淡去,你还可以…”


“呵呵…”李轩以为吴羽策会冲过来打他一拳,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没有,而且还笑了,笑完了就低下头,眼泪砸在地毯上。


“阿策,你别这样…”李轩有点手足无措的凑过去,却被吴羽策狠狠抓住手臂然后把脸埋在他肩上,他僵硬的不敢动,呆呆的跪坐在那看吴羽策无声的掉眼泪,过了一会儿,再听不见他的抽泣声,传来的是他带着浓重鼻音的话“李轩,队长,你有没有过一秒,哪怕是有一点,喜欢过我。”


这句话像是炸弹一样轰的一声在李轩脑子里炸开了,自己的副队长,自己以为会做一辈子好哥们的人,战场上可以交付背后的人,自己明明站在他身前却不自觉地仰望着的人,竟然问自己,有没有哪怕一秒喜欢过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到吴羽策放开了他,然后抹了把眼泪说到“李轩,这事儿不怪你,你要是愿意,咱以后还是哥们,还是好搭档,回去睡觉吧,我不会为了这点事儿影响比赛的。”


吴羽策平淡的语气让李轩觉得刚刚趴在自己肩膀上哭着问自己话的人,好像根本没存在过,不过…


“吴羽策。”李轩拉住他的手腕,他很少叫他全名,这样听起来怪生分的,倒是吴羽策一直叫自己李轩要么就是队长。


“嗯?”吴羽策已经准备站起来,一下子被拉住还有点茫然。


“你想听我的答案吗。”李轩问道,但好像根本不想听他的回答,他怕吴羽策说不,所以并没给他回应的时间就继续说到“喜欢。”


这下子轮到吴羽策蒙圈了,他直接甩开李轩的手,红着眼眶狠狠的盯着他,有因为刚哭过样子有点可怜“李轩,你他妈在逗我玩呢?”


“我知道可能现在说你也不会信,但是,我觉得我要是不说的话,就永远都没有机会了。”李轩苦笑了一下“我从训练营就注意到你了,所有人都知道我要接手逢山鬼泣,其他练鬼剑的人,不是转职就是放弃了,只有你,一直坚持着玩鬼剑。我当时就想,如果我能当上队长,一定要跟经理把你要进队里。”


“别说了。”吴羽策低喝一声,紧紧攥着拳头,指甲都掐进肉里。


“阿策。我一直是虚空的队长,很多时候很多事都要我来扛,我也习惯了站在大家前面,但是你知道吗,我每一次都觉得我在看你的背影,从训练营,到现在,一直都是。”李轩也站起身子,扳着吴羽策的肩让他看着自己“我很想接近你,做朋友,做战友,怎么样都好,但是我还是觉得离你那么远。你对谁都一样笑,但是好像跟谁都不亲近。我感觉不到一点不一样,我们认识七年了,但是我还是感觉我一点都不了解你。我不止一次想过,不然就说了吧,大不了就是再也不说话。但是我不敢…我怕…万一说了喜欢,就真的形同陌路了…”


吴羽策可能从来都没想过也不敢想能从李轩嘴里听到这番话,到后来,听他哽咽着说他不敢的时候,吴羽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罪人。为什么会给自己喜欢的人留下这种感觉,明明一直仰望着别人背影的是自己啊,为什么会觉得这么心疼,为什么…


“我的答案就是这样…阿策,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话说出来也收不回去唔…”李轩被突然扑过来吻他的吴羽策撞的后退了两步才稳住,然后伸手环住他的腰在他背上轻轻拍着。


吴羽策的吻技真是不是一般的差,李轩觉得自己的嘴角一定是破了,但是并不耽误他第一次觉得亲吻也是一件这么幸福的事。本来该是吴羽策主动,但是鉴于不想被他咬到舌头,李轩吮着他柔软的唇瓣然后抢过主动权开始热烈的啃咬起来。当吴羽策已经被吻得整个人发软的时候李轩才松开他,谁知道他搂着李轩的腰死活不肯放开。


“阿策…”李轩有点无奈的揉了揉他的腰“放开我啊我要被勒死了。”


“我喜欢你。”吴羽策很少有这种安安静静的乖顺模样,李轩又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说“我也是。”


7


虚空的众人觉得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得知标记自己平常跟个面瘫刺猬球一样的副队长的人竟然是自家队长这件事更让大家难以接受的了。嗯…也不是说难以接受啦,反正就是前几天还每天一副‘这是谁我不认识’这种架势的两个人突然浑身都是粉红泡泡…


“我有点不想跟队长他们坐一起吃饭了…”盖才捷扶着额头无力吐槽到,其他人纷纷点头表示赞成。


但是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不管大家怎么不习惯也不能把饭再折腾成米不是。反正这样总比之前两个人一句话不说的时候自在多了。


李轩对现在的生活状态非常满意,两个人自从那天表露了心意之后游戏里配合得越发默契,赛场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游戏里还几次联手从叶修手里抢下来地图boss,换来叶修在职业选手群里一句真是不想跟这俩鬼碰见,我觉得他俩一过来浑身都写着秀恩爱三个字。黄少天刚附和了一句,叶修又说,那也比不上你,你至少得写一千个秀恩爱才对得起你那个话唠。于是世界又安静了。


不过要说不满意的事也有,就是两个人交往的这两个月,吴羽策的发情期依旧是把自己关在屋里自己度过的。于是李轩只有非常凄惨的回去睡自己的房间。欲求不满嘛,男人一这样难免就暴躁,他一暴躁就被吴羽策撵到自己房间睡于是他连抗议的勇气都没有了。


不过当李轩在一阵诱人的香气中醒来的时候,觉得老天一定是听到了自己的祈祷。吴羽策忘记了自己的发情期,所以他没有前一天晚上让李轩下楼去睡,于是当他在李轩的吻中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玩儿大发了。


“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啊…”吴羽策打掉李轩四处乱摸的手“还能不能让我安静的做个美男子了啊!”


刚打算去咬他锁骨的李轩瞬间笑出了声“阿策啊,我说你没事能不能别总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这要是做着的时候你一句话都能给我笑软了。”


“那正好不要做了。”吴羽策咬牙切齿的说道,发情期的特征越来越明显,自己整个人都软绵绵的,后穴不停地收缩着,渴望着自己的alpha填满他。


“口是心非的小妖精。”


“卧槽到底是谁在看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吴羽策觉得自己绝对栽在李轩手上了,估计这次是没跑了也就不在挣扎直接连踢带拽的把内裤扔到地上然后开始跟自己的小兄弟做亲密交流。


李轩眼睛里带着笑看着吴羽策一脸别扭的自己在分身上磨蹭着,伸手握住他的手,然后俯身下去。


“唔,李轩…”吴羽策张大了眼睛,第一次被人口交的感觉让他不自觉的浑身颤抖,李轩温暖的口腔包裹着自己的分身,舌尖还偶尔在铃口上刺戳着,本来就敏感的身子现在几乎要承受不住巨大的快感。吴羽策把十指插进李轩的发间,口中不断溢出甜腻的呻吟声。李轩也是第一次玩这个,不过没吃过猪肉,猪跑可是没少看,虽然替别人做的感觉并不怎么样,不过看着吴羽策咬着嘴唇喊自己名字的样子,他就觉得再难受也值了。


就这他后穴分泌的液体,李轩直接探进了两根手指,吴羽策本来就在爆发边缘,李轩这下直接戳到了自己的敏感点,还来不及推开他,就忍不住射在了他嘴里。射过一次之后,吴羽策的情欲暂时缓过来点,抬手去床头抽了面巾纸给李轩,谁知道他毫不在意的咽了下去。


“卧槽。你…”吴羽策一时间有点不知到说什么好,憋了半天说了一句一会儿别亲我。


李轩被逗得一愣,然后立刻整个人趴到他身上吻了过去。虽说嘴上这么说着,当李轩吻过来的时候,吴羽策还是乖乖地张开嘴让他亲吻。李轩的吻技不错,连舔带咬的,没一会儿吴羽策就又硬了起来,后穴也觉得越发空虚。


“唔…”在亲吻的间隙,吴羽策一把把李轩推倒压在身下,然后拉过枕边叠着的衬衣挡住他的眼睛“不许看。”


李轩大概也知道他要干什么,勾了勾嘴角当默认了。陷入黑暗让他的感觉放大了许多,他甚至能感觉到吴羽策扶着自己的分身坐下来时蹭过了他的敏感点让他喘了好一会儿。借助omega的天然润滑,吴羽策几乎是直接坐到底,然后慢慢撑起身子再坐下去。这种感觉很新奇,也很羞耻,吴羽策的分身在没人安抚的情况下竟也开始滴下透明的液体。


“嗯哈…好深…”这个体位让吴羽策有一种李轩的分身好像已经顶到男性omega可以孕育子嗣的地方了,他咬着唇大口喘息着,不住的呢喃着李轩的名字。


“操。”被他柔软的内壁裹着的分身,眼睛又被蒙住,快感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李轩再也忍不住,一把拽开蒙着眼睛的衬衣,翻身把吴羽策压住狠狠的抽插起来。又拉着吴羽策的手把一根手指也塞进他被撑的满满的后穴。


“不,不要。”吴羽策一声惊呼,已经被填满的后穴被塞进自己一根手指,不疼,但是有一种诡异的快感,自己能摸到正专注着在自己锁骨上制造吻痕的人的分身,不停地在自己的后穴中抽插着,每一次都精准的撞在自己的敏感点上,这种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快感很快让吴羽策到达高潮的边缘。


“李轩…嗯哈…快点…我快要…啊!别…别这样,让我…嗯哈…”在临近爆发的时候,李轩一把捏住吴羽策的分身,这让他有点受不住,已经到达的高潮一波盖过一波,后穴也不住的抽搐着。


“乖,等我一起。”李轩在他耳边说着,身下用力捣开他缩紧的肠壁“嗯..”


“嗯啊…啊!”吴羽策只感觉一股滚烫的热流冲刷着自己的敏感点,在李轩放开他的分身的一刹那直接喷射了出来,后穴也伴随着前方的高潮涌出一股股温热的液体。


吴羽策陷在高潮的余韵中揽着李轩的腰半天不愿意松手,过了好一会儿才在李轩的耳边轻声说“轩哥,我们结婚吧。”


8


虚空众人对于为什么身为alpha的队长也有了每月的假期感到十分不解,经理想了半天终于说到:你们滚去每人找个情投意合的omega,我也给你们每月三天假。


吴羽策坐在椅子上笑的一脸温和无害,脑子里却一直盘旋着那天最后李轩说的话“好,等我拿总冠军的戒指,娶你回家。”


 



评论
热度(306)

© Clockworkbanana | Powered by LOFTER